Turban_LeyLi_35arminek.jpg  

1999年﹐有一位持有土耳其和美國雙重國籍的土耳其女士默爾維‧卡瓦其Merve Kavakci Islam參加國會議員競選獲得成功﹐但她被驅逐出國會大廳﹐不許她參加宣誓就職儀式﹐因為她堅持戴蓋頭。 根據土耳其世俗法規﹐代表伊斯蘭信仰的女子蓋頭不許可出現在政府機構和國立學校﹐表示忠於凱末爾全盤西化的革命路線。 嗣後不久﹐卡瓦其所在的土耳其道德黨被宣佈非法而取締﹐因為違背土耳其排斥宗教的國家憲法原則﹐而她本人因為要在政治生活中表現伊斯蘭﹐被判刑剝奪政治權利五年。

卡瓦其女士今年43歲﹐在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擔任講師﹐她新近出版了一本書《土耳其的蓋頭政治﹕後殖民時代的思考》﹐從理論上論述在土耳其﹐戴蓋頭的女子有權參政議政﹐為國家建設效力。 她深表遺憾﹐這個十分合乎邏輯的文明問題﹐在土耳其還不能實現﹐戴蓋頭的婦女受到政治歧視。

上星期﹐她在華盛頓的社會教育與道德研討會上發言﹐舊話重提﹐暢談土耳其的民主改革運動。 她說﹕現在的土耳其﹐各黨派認識趨向一致﹐他們將以集體的名義澄清女子戴蓋頭的問題。

在土耳其﹐各黨派正在醞釀未來612的國會選舉﹐國會中有78個婦女的席位﹐堅持信仰自由的公正與發展黨決定推選一位戴蓋頭的婦女進入國會﹐打破歷史的僵局。 土耳其總理艾爾多安說﹐他的政府一直致力於信仰解放﹐反對任何形式的不公正現象﹐但他承認許多年的努力﹐沒有完全獲勝。 不久前在伊斯坦布爾的一次群眾大會上﹐艾爾多安總理再次向公眾表示﹕祈求真主相助﹐土耳其國會的大門將向戴蓋頭的婦女敞開﹐讓她們進入國會繼續參加戰鬥。

土耳其國內外的學者﹐對婦女蓋頭問題﹐都認為情況在改變﹐只需一些時間。 例如美國研究土耳其問題的專家薩拉赫‧菲斯切說﹐如今在政府中討論蓋頭已不像過去那麼緊張﹐因為已經不算是一個敏感問題。 她對《東南亞時報》記者說﹕“2007年﹐當公正與發展黨進行競選的時候﹐這還是一個重大立場問題。 當時選民們面臨著的選擇是﹐是否支持戴蓋頭妻子的居爾擔任土耳其總統。 他被選上了﹐證明過了這一關﹐人們接受蓋頭是正常生活表現﹐不過當時媒體中對蓋頭的議題不宣揚。

她說﹐土耳其的世俗化很深入﹐對戴蓋頭婦女歧視﹐剝奪了她們受教育和找工作的權利﹐影響深遠﹐甚至直到今天﹐還有許多人談虎色變﹐不敢觸犯官方非宗教化的政策。

傑妮‧瓦爾德是美國波斯頓大學教授﹐對土耳其婦女權益問題有專門研究。 她認為在土耳其﹐基層的民眾堅守伊斯蘭﹐而世俗化只在上層社會流行﹐所以出入官場的人都不習慣看到有女子戴蓋頭﹐但是過去的十年形勢在發生變化。 她對《東南亞時報》記者說﹕在過去﹐女子戴蓋頭是落後意識的表現﹐頭腦中沒有先進的西方文化﹐是鄉下農民的習慣。 根據統計﹐目前土耳其﹐至少有60%的婦女都戴蓋頭﹐成為新的社會風尚﹐戴蓋頭的女子越來越多。

專家們認為﹐土耳其近百年來的社會改革﹐把女子蓋頭定格為政治晴雨錶。 當年禁止戴蓋頭是有意把落後的伊斯蘭信徒從落後意識中解放出來﹐向西方化看齊﹐而如今出現的伊斯蘭文化復興運動﹐蓋頭也是在充當社會變化的象徵。 從法律上解除蓋頭禁令是從根本上承認土耳其回歸伊斯蘭的合法性﹐這將是土耳其社會進步不可逆轉的必然趨勢。 土耳其反對黨CHP已公開表示﹐在下屆選舉中對堅持戴蓋頭的婦女表示同情﹐使戴蓋頭的土耳其婦女進入正常的生活模式﹐不再受到歧視。


來源: www.setimes.com 作者:伊光編譯  2011/05/3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niay 的頭像
Yeniay

在歐亞交匯的呢喃: 我見我在@土耳其

Yeni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