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faced_Buzzard_Eagle_GQ8A7715.jpg 

現代土耳其的非伊斯蘭化政治﹐行使了將近一個世紀﹐今天已悄悄停止大學校園女生蓋頭禁令而告結束﹐全國一致行動。  如果說悄悄也不盡然﹐因為去年九月﹐政府頒佈了一份正式文件﹐大意是﹐政府不再支持土耳其大學因女生戴蓋頭而開除學籍的行動。  話雖然說得委婉了一些﹐但很堅決﹐是對幾十年世俗化﹑大學教育非伊斯蘭運動的否定﹐承認是錯誤﹐對民眾伊斯蘭高漲的熱情表示讓步。

土耳其非伊斯蘭化起始於上世紀二十年代的現代土耳其國父凱末爾﹐他曾頒佈土耳其全面西化的政令﹐如文字改革廢除阿拉伯文字母﹐改為拉丁化書寫﹑禁止男子留鬍鬚﹑男女一律穿西服﹐禁止穿傳統長袍和纏頭巾。  大學校園的女生蓋頭禁令是在五十年後革命深入發展1980年代﹐親西方的軍政府繼續向西方國家表現親近﹐決心把伊斯蘭思想從教育領域中徹底排除﹐公佈了一系列新法制﹐例如大學女生戴蓋頭屬於非法行為﹐違者開除學籍﹐從校園中驅趕出去。

進入21世紀﹐土耳其民眾開始信仰覺醒﹐強烈要求復興土耳其的民族文化和伊斯蘭信仰﹐在2000年之後﹐校園中女生不斷爆發抗議活動﹐要求撤消蓋頭禁令﹐許多女教授和女生依法遭到開除處份。  2004年國際人權觀察組織對土耳其校園穆斯林女權運動特別關注﹐當時發表的土耳其人權狀況報告說﹕土耳其當局解釋說﹐大學校園中的蓋頭禁令﹐目的是保護選擇不戴蓋頭的女生。 但是﹐事實卻不然﹐對選擇穿戴謙虛服裝的女子勒令退學﹐是剝奪了她們受高等教育的權利。

土耳其新政府﹐曾多次嘗試進行符合民意的改革﹐到遭到頑固世俗派既得利益集團的堅決抵制。  艾爾多安總理曾在2008年提議憲法修正案﹐清除歷史遺留的一些錯誤法令﹐例如校園中的蓋頭禁令﹐但他提議的憲法修正案遭到土耳其憲法法庭否決。 在新舊兩股勢力的較量中﹐新興的伊斯蘭復興社會運動蓬勃發展﹐親西方的世俗化舊勢力日落西山﹐支持的民眾越來越少﹐所以才有去年九月政府發表的新文告﹐全國各大院校默然接受﹐使校園蓋頭禁令成為歷史。 與此同時﹐政府向憲法法庭發出正式通告﹐要求他們重審歷史決策﹐必須尊重民意﹐切不可獨斷專行與人民為敵。

政府反對派的CHP黨堅持舊制﹐表示堅決捍衛土耳其政教分離政策  該黨的副秘書長胡爾希特‧古尼斯說﹕我們反對校園女生戴蓋頭﹐因為蓋頭是宗教信仰的特徵。 土耳其傳統的世俗化﹐就是要把宗教﹑種族和山頭主義排除在政治和教育之外﹐使行政不受干擾。

法蒂瑪‧本利是一位老資格的國際法律師﹐但由於她堅守伊斯蘭信仰原則﹐戴蓋頭﹐而被法律禁止出庭為信仰自由辯護。 她向記者抱怨說﹐因為禁止她出庭辯護﹐收入受到影響﹐但在她從業的十二年來﹐用她家族的資助維持律師服務所﹐為爭取信仰自由的土耳其同胞服務。 比爾肯特大學社會學系的迪萊克‧辛多格魯教授說﹕政府機構對戴蓋頭婦女的歧視﹐目的是在全國樹立標準﹐將向所有公司和機構推廣﹐凡戴蓋頭的女子﹐都將受到歧視﹐如就業﹑升級﹑提高工資﹑社會福利待遇等。”   現代土耳其的世俗化﹐壓力來自西方世界﹐企圖從土耳其開始﹐毀滅所有伊斯蘭國家﹐在“9-11事件之後﹐敵人的陰謀昭然若揭。

 

來源: islamic-world.net    作者:伊光編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niay 的頭像
Yeniay

在歐亞交匯的呢喃: 我見我在@土耳其

Yeni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