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omgpalmer.com/wp-content/uploads/764px-Sultans_of_the_Ottoman_Dynasty1.jpg  

 《歐亞網》123評論員文章﹕土耳其 -- 哈裏法能復辟嗎﹖   作者Nicholas Birch

土耳其執政的公正與發展黨上臺以來﹐對外政策出現新的起點﹐被外界描述為新奧斯曼主義  在經歷了一系列由政府導演的變化之後﹐許多(國際政治)專家們猜想土耳其在精心策劃恢復奧斯曼時代的伊斯蘭國家發展規劃。 在十一月中旬﹐負責主導土耳其伊斯蘭事務的權威機構宗教事務局迪亞奈特更換局長﹐加深了外界的猜測。 新局長麥赫邁德‧戈邁茲一上任﹐就發表施政演講﹐他許諾說﹕本人將根據原則精神致力於服務於全世界的穆斯林﹐全球被壓迫的民族和所有穆斯林少數民族。

伊斯蘭作為外交政策和政治手段﹐土耳其並不陌生﹐有悠久的歷史。 在發生了2001年的“9-11”恐怖事件之後﹐土耳其同美國聯手創立一個同基地組織對抗的伊斯蘭國際勢力。 由於“9-11事件之後出現的新局面﹐以土耳其為首的一股新穆斯林勢力產生了﹐他們的口號是在不同文明間展開對話﹐互相寬容﹐開展建設文明聯盟活動。

迪亞奈特本是一個國內機構﹐主導伊斯蘭事務﹐對外的功能也只不過對旅歐的400萬土耳其穆斯林進行監控﹐而新任局長卻揚言要為全世界穆斯林衷心服務﹐這是一個巨大的轉變。 1923年土耳其共和國創立者凱末爾宣佈終止土耳其管理穆斯林世界的慾望﹐他在1927年的一次演講中說﹕“(土耳其)不能總是幻想自己是世界的主人。”  他創立了土耳其的世俗化政權﹐把伊斯蘭排除在政治之外。

迪亞奈特(Diyanet 土耳其語)﹐一般翻譯為土耳其宗教事務局﹐在1923年革命之後﹐成為創造新型土耳其伊斯蘭模式的宗教事務權威機構﹐是土耳其現代化工程的一部分﹐而稱阿拉伯的伊斯蘭為原始型   土耳其的宗教保守勢力對凱末爾創立的新型伊斯蘭保持怨恨﹐從來沒有原諒過他﹐他們堅持反對他推行的文字改革﹐取消阿拉伯文字母改用拉丁文拼寫。 他們反對用土耳其語舉行祈禱儀式和禮拜﹐堅持用阿拉伯語誦讀《古蘭經》。

土耳其還保留著托普卡皇宮﹐是奧斯曼帝國時代的最高權力象徵﹐土耳其人經常到那裡去回顧當年的輝煌歷史。  奧斯曼帝國曾經是整個穆斯林世界的最高盟主﹐置伊斯蘭世界於統一的哈裏法管理之下﹐許多土耳其人希望歷史再現。  毫無疑問﹐戈邁茲就職演說﹐使許多土耳其人激動和心跳。 在他演講之後﹐有一位作家麥赫邁特‧布魯特在土耳其保守的宗教電視頻道網站上發表文章說﹕伊斯蘭又站立了起來﹗”   他回顧說﹕二十世紀初期的一位土耳其思想家賽義迪‧努西曾經說過﹕這個國家必將再次成為穆斯林世界的領袖。戈邁茲的演講告訴我們﹐這個理想快要實現了。”   土耳其公正與發展黨黨報《耶尼-沙法克》專欄作家艾基夫‧埃密爾寫文章說﹐戈邁茲的演講具有復興哈裏法前現代化時代的氣魄。”  他們二人一致認為﹐凱末爾並沒有完全廢除哈裏法制度﹐迪亞奈特這個特殊機構在政府中的存在﹐從組織上和功能上﹐都沒有完全實現西方的政教分離﹐不論是什麼名義的政府﹐它的存在是政教分離的一個阻力。他們認為﹐這個機構是對伊斯蘭極端份子和西方自由主義的藐視。

戈邁茲的新任命﹐使土耳其伊斯蘭保守勢力為之振奮﹐他們希望這個機構改弦更張﹐真正為復興伊斯蘭服務。 一位著名伊斯蘭政治家阿裏‧布拉奇說﹕他的任職﹐很有象徵意義﹐代表了官僚思維的宗教事務壽終正寢﹐在國家事務中不再有他們的地位。 幾十年來的爭論有了結果。

 大多數土耳其伊斯蘭學者對前任局長阿裏‧巴德科格魯的印象不好。  他自稱是一個溫和份子﹐在他的領導下﹐推行土耳其模式的伊斯蘭﹐例如婦女權利運動﹐但他也做了一些好事﹐如堅持不公佈政府對女子蓋頭的禁令﹐也堅持許可庫爾德民族在清真寺裡用他們的民族語言宣教。

新任的局長戈邁茲是庫爾德人﹐對於協調政府與庫爾德民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關係將起到橋樑作用﹐實現民族和解。  新任的局長戈邁茲也屬於溫和派﹐並且直言不諱﹐思想開放﹐平易近人﹐容易打交道。  在他任命之前﹐已故的伊斯坦布爾科技大學政治學教授葛紮伊丁在他身前出版的書中預言說﹕土耳其政府將重啟伊斯蘭﹐成為它的外交軟實力手段。 根據邏輯推理﹐政府必將改造迪亞奈特﹐使之成為新規劃運作的一部分。

 

 

來源: www.heraldscotland.com    作者:伊光編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niay 的頭像
Yeniay

在歐亞交匯的呢喃: 我見我在@土耳其

Yeni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