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_water_lily_flower.jpg

 [編譯者按語﹕英國前首相布萊爾的姨妹勞倫‧布斯上月宣佈歸依伊斯蘭信仰﹐引起英國報界一片驚恐﹐對她提出種種質疑。  她以不屈不撓的斗士姿態對媒體圍攻展開反擊﹐告誡這些對伊斯蘭無知的文人們﹐不必驚訝和恐慌﹐現在應當是頭腦冷靜認真尊重穆斯林的時候了。 本文發表在113英國《衛報》]

從這些新聞報刊和媒體上所看到的吵鬧聲﹐他們對我皈信伊斯蘭表示驚恐﹐使我想起當年的我﹐因為他們同我當時一樣愚昧﹐對穆斯林社會無知。  我是這樣開始認識伊斯蘭的。 五年前﹐我第一次進入穆斯林的領土是去巴勒斯坦的加沙地帶和西岸訪問。 我滿腦子裝的都是白人中產階級婦女們普遍的觀點﹐生活在中東的穆斯林婦女都是嚴密裹著黑布的動物﹐她們貧窮﹐落後﹐沒有思想﹐沒有人權。  我作為享有人間最多自由的西方女子﹐裝足了火藥打算要同穆斯林大男子主義們深刻談談﹐好好教育他們一番。

我第一次訪問的地方是巴勒斯坦﹐從那以後又有連續不斷的訪問﹐到許多伊斯蘭國家出差和旅行﹐如埃及﹑約旦和黎巴嫩。 在這些地方的實地見聞改變了我﹐因為我親眼目睹的事實同西方媒體宣傳的穆斯林形像本末倒置。 親愛的讀者﹐我確實也見到過幾位在媒體照片上刊登的大鬍子恐怖份子模樣的阿拉伯男子漢﹐但他們不是我們描述的那樣恐怖﹐而相當溫和﹐有禮貌。

我接觸最多的是女人﹐有老有少﹐有普通百姓﹐也有高級官員和知識份子﹐每次都令我吃驚﹐她們同我們西方女子一樣﹐生活的很有骨氣﹐有人格尊嚴。  許多人受過良好教育﹐更多的人每天緊張工作﹐除了上班﹐還要照顧家庭。 她們在家裡很有地位﹐許多妻子當眾對丈夫發佈命令﹐隨時都在教訓他們﹐指示他們去幹家務﹑做飯﹑抱孩子。

我這樣說﹐能使你們理解嗎﹖  但願你們能通達情理﹐理解這些生活事實。 當我宣佈皈信了伊斯蘭﹐使許多專靠諷刺挖苦穆斯林女子掙錢吃飯的作家們感動難堪。 我決心要去會會這個星期大肆傳播伊斯蘭恐懼症的媒體作家們﹐我認真考慮了一下﹐他們會不會把我也定性為印尼恐怖份子阿布‧哈薩姆的形像。 從最近婦女專欄的那些作家的文章看﹐他們沒有甚麼創意﹐如同銷售餐具的廣告詞﹐來來回回都是那些話。

這使我鬆了一口氣﹐那麼﹐我們就大膽探索一下21世紀伊斯蘭將對世界的貢獻。 當然我們要討論穆斯林婦女問題﹐現實的世界是﹐所有的婦女都受歧視﹐哪種文化的社會都沒有例外﹐並不一定是伊斯蘭。  婦女們所受到的歧視和虐待﹐都是男人們的罪過﹐不是造物主上帝。 大部份伊斯蘭國家對待女性的法制﹐並非都遵循伊斯蘭的原則﹐偏差的比較多。 他們的法制不是根據宗教原則﹐而是根據傳統習慣﹐甚至完全以傳統習慣為依據。 例如﹐在沙特阿拉伯﹐女子不許可駕駛汽車﹐在宗教方面毫無依據﹐而只是君主的意志。 沙特政府是我們英國的堅強盟友和貿易夥伴﹐因此﹐挑剔沙特的女權運動﹐不符合我們英國的國家利益。

我對伊斯蘭的認識是一次覺醒﹐英國媒體傳統對我灌輸的形像與我親自見聞的現實發生了衝突﹐使我的感情受到震驚﹐心靈震蕩﹐出現了醒悟。 我們太多地報道了極少數特例﹐變成了我們都應當關懷的親愛姐妹們﹐但事實並不到處存在﹐成為虛構的代表模式。 伊朗被西方描述為一個恐怖輸出國﹐美國電影演員查理‧基爾成功地塑造了這個恐怖斗士形像﹐但我在那裡的經歷恰恰相反﹐而是精神的寧靜和人性的沉思。  穆斯林在禮拜的時候﹐每次都從“Bismillahir Rahmaneer Raheem”開始﹐意思是奉至仁至慈的真主尊名﹐結束時說﹕祈求真主恩賜安寧。”  在伊斯蘭的宗教禮儀中﹐有許多地方使用阿拉伯語﹐如我們說上帝(God)﹐穆斯林說安拉”(Allah)﹐我們有些不習慣﹐但就宗教理念來說﹐非常容易理解﹐例如上帝和安拉﹐都是獨一無二的造物主﹐同一概念﹐在許多禮儀中大多數都是東西方共同的意義。 這說明﹐伊斯蘭對於我們西方人﹐不是甚麼怪異的信仰﹐而是代表了普遍的人性和真理。

我們西方人對伊斯蘭文化有許多不習慣的地方﹐例如穆斯林之間不大聲叫喊﹐不隨意說我愛你﹐也不見人就擁抱表示親切。 但是﹐我們西方人的這些行為多數是表面文章﹐說完了我愛你﹐翻臉不認人﹐讓人感到寒心。  對於宗教﹐我們西方人也缺少嚴肅性﹐常常對宗教表示輕蔑和戲弄。  在伊斯蘭之中﹐沒有這種現象﹐穆斯林對朋友和對宗教﹐都十分嚴肅﹐認真誠意。  因為信仰的真誠﹐所以穆斯林禮拜是一種精神享受和提高﹐動作和心靈到達平衡與和諧。 抬手說真主至大﹐拜中祈禱辭都是對真主的感贊﹐只想到真主對你的恩典﹐使你得到精神的滿足和甜蜜﹐產生感激的真情。 禮拜之中﹐我只渴望感贊真主﹐沒有其他要求。 我第一次禮拜是在伊朗﹐禮拜之前清洗了我的手足和臉面﹐儀式極其簡單。

幾個星期前﹐我在倫敦一座清真寺正式宣誓皈信伊斯蘭﹐當時伊瑪目告訴我﹐不要緊張﹐不要匆忙﹐一切順其自然﹐隨和自己的心情。 他說﹕勞倫﹐不必慌忙﹐心情放松﹐真主在等待著你。 不論別人說你甚麼﹐只要你有誠意﹐就可以不顧別人說你穿甚麼﹐頭髮甚麼式樣。 只須從內心裡遵循《古蘭經》﹐祈求真主引導。

我如今生活在現實中﹐不像《楚門世界》滑稽劇中丑角吉姆‧卡萊的表演﹐我看透了西方現代生活中的各種彌天大謊﹕物質主義﹑消費主義﹑色情文化和毒品麻醉﹐是我們西方文化的全部享樂和幸福。 在穆斯林的禮拜中﹐我透過清真寺神秘氣氛看到了他們內心裡對真主的敬畏﹐對人性的真愛﹐看到了天地之間人心的和平﹑寧靜和希望。

同時﹐我還是照常生活著﹐自己洗衣服做飯﹐製作電視節目﹐報道巴勒斯坦時事動態﹐但我每天堅持大約一個小時的禮拜﹐分早中晚五次。 在空余的時間﹐我細心閱讀《古蘭經》﹐現在已經自學到了第200頁。 我曾請教過許多國家的伊斯蘭學者﹐他們都告訴我﹐皈信伊斯蘭是個人的心歷﹐可以以自己的方式深入認主獨一的認識和對伊斯蘭的理解。 有些人全部背誦《古蘭經》﹐但對於一名新皈信伊斯蘭的成年人﹐最佳的方式是認真閱讀這部經典﹐進度自便。

過去我曾多次企圖停止飲酒﹐都沒有成功﹐但自從皈信伊斯蘭之後﹐再也不去想到那個飲料。 我開始了新生活﹐遵循伊斯蘭的生活﹐每天都可以學會許多新知識﹐攀登認識的新高度﹐常有所得﹐心情激動。  這些日子﹐我經常詢問皈信伊斯蘭的英國婦女們﹐她們有甚麼感受。  她們都描述了起初同我一樣的心情﹐然後逐漸平靜下來﹐一般有十年到二十年的激動階段。

在我文章的最後﹐我想把穆斯林心理文化同西方媒體的宣傳進行一次快速的過渡和交流﹐以便把我和某些其他人身上的芒刺拔出來。 當我們的BBC新聞節目中出現一群阿拉伯人在大街上高呼安拉胡-艾克白爾”(真主至大)時﹐我們媒體上的潛臺詞是﹕我們仇恨你們坐在客廳裡的英國人﹐我們要乘你們週末上街買菜的時候把你們炸得稀巴爛﹐血流成河。但是﹐我們穆斯林在高呼這個口號時﹐想法迥然不同。  當穆斯林的村莊遭到轟炸﹑平民死傷慘重的時候﹐我們高呼真主至大﹐是在祈求真主的寬恕和仁慈﹐希望同鄰居們共同過上和平的日子。 在當今世界的氣氛中﹐如果還不能得到理解﹐那麼就拜託了﹐請你們不要來干涉我們﹐讓我們得到一點和平與安靜﹐也就心滿意足了。

來源: www.guardian.co.uk    作者:伊光編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niay 的頭像
Yeniay

在歐亞交匯的呢喃: 我見我在@土耳其

Yeni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