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images.google.com.tw/imgres?imgurl=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7-10/30/xinsrc_522100430072537501685.jpg&imgrefurl=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mil/2007-10/30/content_6972765.htm&usg=__rOkF4cwn11wFu2vil97t5lAP2hU=&h=333&w=500&sz=76&hl=zh-TW&start=23&sig2=3kKgsoONelbNnkCDx2272w&zoom=1&tbnid=WIfFDxxelw4X2M:&tbnh=120&tbnw=180&ei=PbO2TM-bF8LrObOY0bAJ&prev=/images%3Fq%3D%25E5%259C%259F%25E8%2580%25B3%25E5%2585%25B6%26hl%3Dzh-TW%26rlz%3D1T4GGIH_zh-TWTR242TR242%26biw%3D1276%26bih%3D754%26tbs%3Disch:10%2C427&itbs=1&iact=hc&vpx=503&vpy=325&dur=6877&hovh=183&hovw=275&tx=120&ty=95&oei=QLK2TJ3SD8TTjAf9j-mGCQ&esq=16&page=2&ndsp=24&ved=1t:429,r:2,s:23&biw=1276&bih=754

阿拉伯人對土耳其久違了﹐一旦見到土耳其人﹐難以抹去歷史留下的恐懼感﹐因為曾經在奧斯曼帝國統治下生活過四百年。 公元1923年﹐土耳其發生了現代革命﹐把自己孤立了起來﹐撤出阿拉伯領土﹐任憑西方國家隨意瓜分和佔領。  作為一個穆斯林國家﹐土耳其人同中東各國若即若離﹐還保持著信仰和文化傳統的微弱聯繫。  因為西方國家反蘇戰略需要﹐土耳其加入了由美國領導的北約軍事集團﹐並且爭取加入歐盟﹐直到蘇聯解體﹐土耳其受到了西方冷落﹐位居反蘇前線的土耳其降低了戰略地位。

阿拉伯人看到土耳其回來了﹐這是最近幾年的現象﹐向他們表示傳統的友誼。 自從公正與發展黨上臺﹐土耳其政府傾向於復興伊斯蘭運動﹐把民眾的注意力引向傳統的穆斯林鄰國﹐尤其中東。 現在擔任土耳其外交部長的艾哈邁德‧達伏托格魯教授﹐曾經是總理埃爾多安的幕後軍師﹐為他們的新戰略出謀劃策﹐也是他為土耳其制定了轉向中東伊斯蘭國家的外交政策。 新一款的戰略思想稱作是(零問題)“清白外交政策 ---- 土耳其與阿拉伯國家的新關係從新的起點重新開始。這一舉措﹐旗開得勝﹐受到阿拉伯鄰邦的歡迎﹕土耳其人以新的姿態回來了﹗

在疏遠了歐美之後﹐土耳其以同樣的清白外交﹐同歷史宿敵緩和了傳統的敵意﹐互相修好﹐如保加利亞和希臘﹔也主動接近過去淡薄的國家﹐如敘利亞和俄羅斯﹐結為新的貿易夥伴。

過去曾經在西方壓力下同以色列建立過戰略同盟﹐土耳其隨著與北約和歐美關係的淡化﹐在巴以和談中轉向了支持阿拉伯人利益的立場﹐認同彼此是穆斯林同胞兄弟。 土耳其向東線發展﹐首先對以色列最不利﹐因為在過去兩國蜜月時期曾經舉行威嚇中東的聯合軍事演習﹐互通情報﹐全面合作。

最近埃及駐安卡拉大使阿布德拉赫曼‧薩拉丁說﹐土耳其和埃及在四十年前同以色列正式建交﹐給這個地區帶來了和平和穩定。 他說﹕土耳其對地區和平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因為土耳其與埃及分享共同的利益。 現在土耳其以清白政策轉向了中東地區﹐加強同阿拉伯國家的傳統關係﹐使局勢發生變化。”  不久前發生的土耳其向加沙地帶運送救援船隊﹐同以色列的關係降低到了谷底﹐雙方進入冷戰﹐迄今沒有恢復的跡象。

由於土耳其積極參與中東事務﹐包括對埃及的友好表示﹐兩國分別在地中海兩端﹐貿易往來﹐交通便利﹐政治影響﹐遙相呼應。  在過去的三年中﹐兩國關係進一步加強﹐貿易額從2009年的7億美元上昇到了32億﹐土耳其佔有出超。  250家土耳其企業去年向埃及的投資﹐高達15億美元。  大多數土耳其產品在埃及加工﹐然後出口到其他國家﹐如向非洲﹑中東和美國﹐出口土耳其商標的紡織品。  薩拉丁大使說﹐埃及的廉價能源和勞動力﹐使土耳其的投資獲得豐厚的盈利﹐他對兩國合作的前景充滿新的希望﹐明年初埃及將派遣一個大型工商代表團訪問土耳其﹐探索擴大合作的可行性﹐以及擴建雙方在地中海對等的貿易海港。  埃及的商品和旅遊業將通過土耳其進入黑海中亞地區﹐而土耳其將通過埃及深入非洲內地。   薩拉丁大使說﹕通過地中海﹐我們兩國國家感覺到近在咫尺﹐海上交通只須一天的航程。

土耳其同埃及﹐以及其他阿拉伯國家頻繁的文化交流促進了雙方經濟和政治關係﹐如土耳其衛星電視節目﹐在中東國家普遍受到歡迎﹐被認為是伊斯蘭世界文化的一部分。 土耳其宣傳說﹐面對舊時代的老朋友﹐現在是清白的外交新時期﹐但對於阿拉伯人﹐土耳其代表了歷史政治勢力﹐穆斯林兄弟再次團聚。

作者:伊光編譯  源: www.alarabiya.ne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niay 的頭像
Yeniay

在歐亞交匯的呢喃: 我見我在@土耳其

Yeni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anne0728
  • 我也贊同新的外交政策,不塑造敵人、但創造新的朋友。
    尤其是對加入歐盟的這事,為什麼要熱臉一直去貼別人的冷屁鼓,一直要加入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團體?難道沒有看見西方社會百般為難?我認為這是沒有認清自己才會做的事。
  • 有一部份人不斷的想維持世俗化(西方化),就是有著伊斯蘭骨子卻想著行事如歐美人的矛盾點。若是能好好閱讀了解伊斯蘭的精神與處世哲學,許多事都能迎刃而解,這也是我所期許政治人應該有的素養與眼光。

    Yeniay 於 2010/10/15 16: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