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021ci.com/tp/news/200912/20091230170714994.jpg
  
翻開世界國旗圖集,我們會發現伊斯蘭國家的國旗上多半以綠色和彎月作為標誌。伊斯蘭國家的人民為什麼崇尚綠色,並以綠色作為國旗的標誌呢?這當然與穆斯林的先輩們多生活在沙漠中,綠色代表著沙漠中的綠洲,象徵著生命有關。對彎月的崇尚,也與穆斯林先輩生活的環境有關,因為彎月是新月的標誌,穆斯林對月亮的特殊感情,不僅激發了他們的藝術靈感,而且由此折射出伊斯蘭文明之光。 
          
  
 
  
 穆斯林崇尚月亮,與早期的貝都因人長期生活在阿拉伯沙漠之中密切相關。沙漠裏的白天烈日炙烤,大地如焚,人畜幾乎無法外出活動。沙漠的夜晚,涼風送爽、皓月當空。美麗的明月發出純淨的光芒,使天宇和大地萬物都染上一片銀白。明月的光芒不僅純淨,給人們帶來愜意的光明,還能使沙漠中行進的人準確定位自己所處的位置。貝都因人大多在月色下從事各種活動,所以,生活在沙漠中的貝都因人崇尚月亮,把月亮比喻為美麗、神聖的對象。《古蘭經》上說,造月為明。信奉伊斯蘭教的魯偉來部族的貝都因人認為:他們的生活是受月亮支配的,月亮使水蒸氣凝結為慈愛的露水,滴在牧場上,使植物有生長的可能。美國中東學者希提認為,月亮崇尚是遊牧社會的象徵,而太陽崇尚是農業社會的象徵。(希提著《阿拉伯國家通史》114頁) “彎月被用作伊斯蘭教的標誌沿用下來,是出於對新月的崇尚,新月不僅是長達1個月之久的穆斯林齋月始末的信號,也是整個伊斯蘭教曆法規律的標記。
 

   
穆斯林遵從先知穆罕默德的訓導和《古蘭經》的訓示,按月球迴圈安排其生活。《古蘭經》說:他(真主)曾以太陽為發光的、以月亮為光明的,並為月亮而定列宿,以便你們知道曆算。《古蘭經》又說:依真主的判斷,月數確是十二個月。所以穆斯林曆法,每年有12個太陰月,每月輪流為29天或30天。為使月份與月球迴圈同步行進,每年第12個月的長短須作調整以糾正微差。每30個穆斯林歷年被定為一個週期,其中第19年的最後1個月是29天,其餘最後1個月都是30天。由於穆斯林曆法每年只有354天或355天,因此月份與季節之間不存在固定的關係。由此可見,月亮對伊斯蘭教國家天文曆法的影響有多麼深遠。
 
 
  
 沙漠的月色能夠促使人感悟。埃及文化史家艾哈邁德愛敏指出:沙漠地方的人,面對大自然,目無所障;烈日當空,則腦髓如焚;明月悠悠,則心花怒放;星光燦爛,則心曠神怡;狂飆襲來,則所當立摧。這或許可以解釋世界上大多數人信仰的三大宗教都產生於沙漠地區的秘密:猶太教產生於西奈沙漠,基督教產生於巴勒斯坦沙漠,伊斯蘭教產生於阿拉伯沙漠。
” 

   
沙漠中的月亮,還激發了穆斯林的藝術靈感,使穆斯林創造出動人的詩歌和音樂。

 
  “
沙漠中的烈日照射出永遠的單調;沙漠的夜晚,只有夜空中的繁星和皓月,伴隨著一種單調而淒美的風聲……沙漠中很少有形象,只有延展的空間,從而激發人們對無限的感知並創造出了簡明的藝術形式。” 

  
月亮還影響到穆斯林的審美心理。凡是高尚美好的人或事物常被比喻、形容為月亮,這從阿拉伯民間故事集《一千零一夜》中可見一斑。
 

  
月亮還常常被穆斯林用來形容和比喻女人的婀娜多姿、美麗絕倫。如在《沙赫亞爾和他的兄弟的故事》中,這樣描寫美女:一個白皮膚、美麗絕倫的女子,身材窈窕,面如朗月,光彩照人,如太陽溫暖的陽光一樣。一首詩寫得好:她的到來,如同明月當頭,迷人的眼光點石成金,她的光輝賽過太陽,月亮也羞怯地遮住臉龐在《巴格達的腳夫與三個神秘女郎》中,這樣描寫少女的美麗:開門少女前額亮如梨花,面頰粉如銀蓮,雙目帶著幾分野性,眉毛如彎月
……”

  
可見,由於早期貝都因人地處沙漠環境,對月亮產生了一種特殊的感情。隨著歲月的推移,這種情感逐漸浸透到伊斯蘭文化當中,成為伊斯蘭文化的因數。新月由此逐漸成為伊斯蘭教的象徵,為世界各地穆斯林所鍾愛。

 

作者:趙克仁  (資訊來源:中國宗教網,中國民族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niay 的頭像
Yeniay

在歐亞交匯的呢喃: 我見我在@土耳其

Yeni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