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將是下一個西班牙

作者:黃錇堅   來源:T號外編輯小組 發佈日期:2008-03-08
Gerald Knaus看起來非常年輕,但在我們眼中,他是當之無愧的土耳其專家。短短半個小時,他抽絲剝繭地剖析了土耳其的歷史和未來。這堂課在博斯普魯斯岸邊的一家撒滿陽光的咖啡館開講。KnausESI的一位創始人。這個機構的全名是European Stability Initiative,一家非盈利的研究機構,宗旨是為歐洲的穩定和繁榮提供獨立分析。在其創建後的7年裏,ESI對東南歐(如科索沃、波士尼亞)的國際政策有切實的影響。在Knaus高速語句的灌輸下,土耳其的經濟結構在我們面前立體而縱深的展開。

《東企》:大多數土耳其人對加入歐盟持何種態度呢?

Gerald Knaus: 從民意調查來看,大多數人仍然支持土耳其加入歐盟,而大多數人也越來越相信這不會發生。這有兩方面的原因,歐盟從來對擴張都持懷疑態度,而且它對所有國家都發出這樣的信號。法國在1970年代末向西班牙發出信號,讓他們不要加入。而在土耳其這方面來說,他們的教育系統一直宣講外面的世界對他們有一個陰謀。周邊的國家對他們極不友好。所以,土耳其的經濟越來越自由化,政治越來越自由化,然而文化領域民族主義的抵抗情緒卻在上升。這是這個國家過去七十年民族主義的教育所造成的。

《東企》:您認為歐盟應該接納土耳其嗎?

Gerald Knaus: 我認為歐盟應該接納土耳其。歐盟的擴張已經徹底改變了這些國家。愛爾蘭曾經非常貧窮,葡萄牙、西班牙、義大利、希臘、波蘭和保加利亞都一樣。如果土耳其加入,也會順著它們的軌跡發展。吸納土耳其為成員對歐盟也有很大的好處。接收一個穆斯林國家成員是會給歐盟加分的。我剛去過敘利亞的第二大城市,這裏離土耳其邊境只有30分鐘車程,你可以看到土耳其經濟的發展讓周邊國家的人眼前一亮。土耳其成了他們最新的榜樣。就在幾年之前,伊斯蘭世界還並不把土耳其放在眼裏。土耳其不過是美國的盟友,是個政教分離的世俗國家,而不是真正的伊斯蘭國家。然而本屆政府讓他們另眼相看。他們不僅是虔誠的穆斯林,而且他們很成功。二十五年前的西班牙還是很窮的國家,今天卻是世界上經濟最發達的國家之一。如果現在的趨勢能持續下去的話,土耳其很可能將是下一個西班牙。

《東企》:土耳其為什麼有那麼多龐大的家族企業呢?

Gerald Knaus: 土耳其當代經濟史有很關鍵的兩點。

第一點是,直到1930年代,土耳其可以說沒有任何商業存在。在奧斯曼帝國時期,從事商業的都是亞美尼亞人、希臘人和猶太人,而穆斯林精英階層極少有人從商或進入製造業。土耳其的商業是從1930年代凱末爾當政後起步的,當時的土耳其一窮二白。是政府一心要培養土耳其的資本家,於是產生了像今天的Koc Sabanci這樣的家族企業。

這些家族起步於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他們是私營企業家,但和政府的關係極為密切。他們迫切希望將產業多元化,以分散風險。當土耳其經濟在50年代和60年代得到巨大發展時,這些家族涉足了各行各業,包括金融、製造、房地產、酒店服務等等。直到1970年代末,這些家族企業一直主導著土耳其的經濟。它們和國有企業很像,壁壘很高,極受政府保護,針對的是國內市場。

第二點,到1979年時,老的模式行不通了,土耳其出口極少但大量進口,加之石油價格上漲,土耳其突然就缺少硬通貨為進口物品買單了。厄紮爾(Turgut Ozal)總理上臺後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厄紮爾是個很有意思的人物,他在中部安納托利亞長大,對當地的小規模商業很有瞭解。他在世界銀行工作過,相信土耳其向世界開放的話會是有競爭潛力的。於是,在他的領導下,土耳其降低了貿易壁壘、並向出口型經濟發展。同時他支援社會保守主義,他是第一位作為穆斯林去麥加朝聖的土耳其總理。他信仰穆斯林教,相信市場經濟,親西方,而且他首先提出土耳其應該加入歐盟。

厄紮爾改革以及城市化進程之後,人們仍然教育水準低,但是中部安納托利亞的企業開始大量出口。Orta Anadolu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本是一家針對國內市場的公司,幾近破產。兩個從開賽利發跡的家族企業買下了它,扭虧為盈。他們首先向歐洲出口牛仔布面料,然後向全世界出口。像這樣的公司有很多。從1990年開始,土耳其首先出口面料,接著開始出口機械。

於是,1990年代以後土耳其的精英階層完全變了。除了大型家族企業之外,還有地方的工業企業家,為當地的市場生產。他們和政府的關係沒有那麼密切,而且更容易遭受經濟危機的打擊。比如直到3年前,土耳其的通貨膨脹率還保持在一年60%,真是難以置信啊!而這些信仰穆斯林、相信市場、支持加入歐盟的工業企業家則是支持現任政府的主要力量。而在開賽利,AKP(正義與發展黨)政府的支持率在整個土耳其是最高的,總理和外交部長都是開賽利人。

土耳其在過去三年中的私有化進程比之前的二十年都要快。外國投資在土耳其大大攀升,在90年代從未超過十億美元,而去年達到了一百多億美元。厄紮爾改革之後的第二輪經濟改革就發生在近幾年。這和土耳其申請加入歐盟是同時的。在中部安納托利亞人看來,現任政府總理埃爾多安和厄紮爾是很像的:信仰宗教、親商業而且支持土耳其加入歐盟。有意思的是,土耳其在過去25年中的改革英雄都是開賽利人。

(採訪_文海晶 黃錇堅 《東企》07年第5 土耳其:歐洲之母的復興)

創作者介紹

在歐亞交匯的呢喃: 我見我在@土耳其

Yeni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